开张天岸马,奇逸人中龙——徐悲鸿再传弟子江南一马·杨主旺画马赏评

来源:   阅读:8274       时间:2022-07-17 11:13:02

开张天岸马,奇逸人中龙

——徐悲鸿再传弟子江南一马·杨主旺画马赏评

文/李望深

“乾,天行健,君子当自强不息。时乘六龙以御天。坤,地势坤,君子以厚德载物。元亨,利牝马之贞。”

——《易经》

行天者莫若龙,行地者莫若马。龙行天是为阳,马行地是为阴。汉代王充说:“世俗画龙之象,马首蛇尾”(《论衡·龙虚》)。古人也常称马为龙。国人热爱马自古有之,古今往来,多少英雄豪杰纵马扬鞭,开疆拓土,铸就辉煌。在古代,马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。天下,是在马背上打下来的。我们把具有非凡才干的人称为“千里马”。“马者,甲兵之本,国之大用”。在冷兵器时代,交战双方拥有马匹的数量,往往是代表军力和决定胜负的一个标志。秦时期,有车千乘,骑万匹,卒百万,兵强马壮。秦始皇兵马俑坑内的大量战车,骑兵俑和步兵俑,就是秦国强大军队的缩影。马是一个民族精神的象征。

我生于张掖,张掖山丹的皇家马场自汉以来至今乃是亚洲最大的皇家马场,霍去病养马屯兵占河西可圈可点,对马的认知不仅仅是小时候放马是的惬意,对马的敬重自小有之,但在笔墨中识马还是上美院时买的一本徐悲鸿素描书。“万里云间戍,立马剑门关。”“草枯鹰眼疾,雪尽马蹄轻”这些古诗中写马的名句就很多了。

壬寅之夏,在书院邂逅了80后画马名家江南一马杨主旺先生,初次见面第一印象是斯文尽可,看不出一点豪放甚至剽悍,几天的笔会下来,亲眼看到他画马时的豪情,才感触到他藏在骨子里的“龙马精神”。禁不住心中的欣悦,对这位80后有了新的认识,翻开案头《中国近代十大画家——徐悲鸿》细细品读,我想从徐悲鸿的马找到杨主旺画马之妙处。

说到徐悲鸿画马,千变万化,各尽其妙。每一种马的神态都赋予了充沛的生命力,用墨淋漓奔放,构图十分严谨,既发挥了中国传统写意画的简洁与凝练,又能结合西洋画的块面与光影;既注重中国画的线条,又有西法的立体感,同时兼备有速度感和精气神,让人感觉神骏如电,破空而出,马的形体强健有力,纵横驰骋,气势磅礴。蓬松的马鬃、飞扬的马尾、正如题诗:“问汝健足果何用,为觅生刍尽日驰”。无羁群,尚桀傲,发胸中块垒,掘民族精神,观之令人热血沸腾、确是神往不已。我看到杨主旺先生和徐悲鸿夫人廖静文的合影,也听他讲在徐悲鸿画院学习经历,对徐悲鸿画马的技法和精神的传承,他是“十年磨一剑”,执着的钟情于画马,其情可嘉。

主旺画出的奔马或跑或跃极富动感。他能把比例、结构、明暗、用墨掌握到一个巧妙的结合处,可见画马的功夫已经达到了游刃有余的程度。画到酣畅时,三五分钟一匹骏马跃然纸上,姿态鲜活生动。

他在画马的笔墨技法上,运用中国传统绘画写意泼墨技法。用笔中锋勾勒,侧锋涂抹,线条块面粗细兼顾;用墨浓淡并用,干湿结合。在形态表现方面,则借用了素描与透视原理与技法,呈现出立体的画面效果。《八骏雄风图》水墨关系很是酣畅,线条流动,气势宏大,龙马精神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主旺笔下,他常常把骏马飞扬奔腾状作为表现的内容,即或一匹马也能画的气势磅礴。正如昨晚他画的一幅汗血宝马,题诗曰:

“骁腾有如此,万里可横行。

昂首向日月,伏骥何堪尔。

冲天一神气,直叫苍穹迷。

我自多骨力,云中与龙齐。”

画里精神,心中豪情。笔墨当随时代,笔笔凸显画者情怀,这是一个艺术家应有的气概,主旺用画笔倾诉了一种精神,一种属于民族的精神。

主旺是南方人,骨子里很有北方人的血性,因而他笔下的马,横空出世,昂首向天,狂傲不羁,天马行空。那飞奔的气势,腾飞的动感,狂奔的神彩,给人强烈的震撼力。主旺画马,承袭了传统创作思想和笔墨技法,并在此基础上融入了自己的创作理念和审美理想。

他在传统绘画的基础上,摈弃程式化的表现手段,大胆地删繁就简,从形的束缚中解放出来,通过灵动的笔触,丰富的墨韵,画出了骏马奔放的个性和自由的精神。他笔下的马,多是奔腾的群马,都是活力迸发,激情四射,气贯长虹,具有摧枯拉朽的气概,如电如风般雷霆万钧,并吞八荒之势,给人以叹为观止的惊喜和震撼。

传统画马,以笔墨为造型服务,而主旺则恰恰相反,造型为笔墨服务,他的笔墨是一种激情,是一种精神,是一种审美的升华。这种五色墨韵的恣情挥洒,加上似而不似的意象造型,计白当黑的空间构图,展现了力与势,激情与速度的壮美,给人以无限的想象空间,出落天外,石破天惊。尤为可贵的是主旺在色彩的运用上,黑、红、灰、白强烈对比,既气韵飞动,又妙趣横生,让人眼前一亮,视野广开。

欣赏主旺系列画马作品,马群啸而生风,画面劲力十足,恣意而飞扬,尤如交响乐的磅礴之气;笔墨简约,写意传神,又如低吟浅唱,打开画卷,洋溢着极富张力的奔放和画家创作时情感的流淌。马的动感十足、笔墨酣畅淋漓,用笔洗练洒脱,以点线面的艺术语言赋予“马”丰富的艺术内涵,以形式美诠释出内蕴美。马在广袤的草原上飞驰、狂奔,神态各异,形神毕肖,一股强烈的破纸而出的气势,象征着画家对自由及艺术理想的向往。形的移动,势的汇聚,色的跳跃,力的迸发,无不以酣畅淋漓的水墨写意效果,赋予了马人格化的精神气质和生命活力。有汉唐风骨,又承宋明精髓,有徐悲鸿画马之风范,又有当代大写意之精神。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,守正创新,融进自己的独特感受和深刻理解,呈现出一派阳刚之气和正大气象。

主旺画马是有创新精神的。他敢于将马从形上找到着力点,留神而舍形,略象而化神。他画马一气呵成,一挥而就,以用笔速度疾徐顿转的控制,上演了一出速度与激情的水墨大戏。他笔下的马不仅是倾泻笔墨,更是一种生命活力的绽放,昂扬着刚健雄强、凝重浑朴的气质。他的笔墨彰显了大气、雄气、霸气和生气。随同马精神向世人传递着昂扬进取的正能量和革故鼎新的时代精神。

杜甫《天育骠图歌》:“吾闻天子之马走千里,今之画图无乃是。是何意态雄且杰,骏尾萧梢朔风起。毛为绿缥两耳黄,眼有紫焰双瞳方。矫矫龙性合变化,卓立天骨森开张。伊昔太仆张景顺,监牧攻驹阅清峻。遂令大奴守天育, 别养骥子怜神俊。当时四十万匹马,张公叹其材尽下。故独写真传世人,见之座右久更新。年多物化空形影,呜呼健步无由骋。如今岂无騕褭与骅骝,时无王良伯乐死即休。”

开张天岸马,奇逸人中龙。

青年才俊如此之豪气,昂首冲天的劲头,如笔下之雄风,驰骋艺海,乃成人中蛟龙。

2022年7月1日于翰庭书画院


THE END
本文系转载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;旨在传递信息,不代表淮北之窗的观点和立场。

相关热点